北郡簌簌者

【米英】你好,再见

为什么我的米英

233君_攒人品中:

注:前任再见梗,双方都有现任,以及含普洪。





“还是老样子,茜茜!我说,亚瑟,看你头上毛这么顺,是有人替你理的吧!”
当亚瑟·柯克兰走进小酒馆的门,并比了个“OK”的手势后,店老板兼他大学同窗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也立即心领神会地以同样的手势回敬了过来。
“你倒是一如既往啊,基尔,才刚结婚,也不知道好歹先做做样子!”
亚瑟刻意让他那双浅绿色的眼睛里挤出了些揶揄,坐下来锤了下基尔伯特的肩膀。
“嗨,本大爷才不玩这些虚的,想当初茜茜不就是被本大爷自然的神勇给征服的...”
“我看是自然的蠢样儿吧,鼎鼎大名的将军。还有,记着将来一周要禁酒。”
在基尔伯特张开嘴,露出了几乎全部的牙齿,伸着左手的拇指得意洋洋地说着的时候,酒馆的女主人兼基尔伯特的妻子伊丽莎白把一杯啤酒和一杯朗姆酒端了过来,轻轻拍了下丈夫的背后,接着就给他用眼神示意了下,到别的客人那里忙活去了。
“总之,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下周要结婚了,别忘了跟伊莎一块来参加。”
“是跟莉莉?那看着可是个好姑娘,别忘了待她好些。不过想不到你这家伙也打算安定下来了,当年也不知道你勾了多少姑娘小伙,特别是那个低年级小鬼...嘛,总之,这是件好事,除了得少喝点酒,来,再碰一下!”
亚瑟只喝了一小口,就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听基尔伯特说了起来,当提到当年的事情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转过了话题。
“那我可得好好喝些,干了!”
亚瑟也配合地再次举起了酒杯,再次喝了一口,尽管他实际上并不那么在意提起这个话题,毕竟他从来都觉得,耽于过去是件丢脸的事情。



“老板,来杯热的吧,什么都行,谢啦!”
亚瑟刚把手从杯子上离开,就有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并直冲冲地坐到了亚瑟旁边的位置上,他十分地引人注目,因为那头被雨水浸湿的金发,它比亚瑟的浅金色稍微深一些,也因为那双神采奕奕的蓝色眼睛,而对亚瑟·柯克兰来说,最重要的是因为他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基尔伯特刚刚提到的那个“低年级小鬼”。
“嗨,旁边的先...是亚瑟吗?最近怎么样?”
直到基尔伯特去走开去拿酒,阿尔弗雷德才脱下外衣,并转过头跟这个命运给安排的邻座打了招呼,就跟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好像是马上就要水到渠成地和一位熟稔的朋友开始一场寒暄。
亚瑟得承认,他着实挺佩服这一点。
“挺好的,反正几年前工作就稳定下来了,也差不到那里。你呢,还在做着你那英雄梦吗,阿尔弗雷德?”
亚瑟却也只是如常地回了过去,而没有像那时一样故意地做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是亚瑟·柯克兰吗?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介意的话,叫我阿尔弗就行,那个,你介意跟我交往吗,我就是想...试试。”
当时,亚瑟刚刚结束一天的课程,正在听着MP3往他租住的房子走去,在他走到一棵红松树下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从前面冒了出来,并拉住了他的手,望着他的双眼说着。
“行啊,小子,不过要是吃不消的话,可别哭爹喊娘。”
打量了他一眼,亚瑟就重新把双手放进了口袋,并微微抬起了头,用眼神示意着“一起来吧”的信号。
结果,就在那天,他们认识的第一天的晚上,两人在亚瑟的房间里进行了性/爱。
“第一次吧,你个小混蛋。”
当第一轮结束的时候,点着了一根烟,抹着汗说着,刚才这轮可是让他吃够了苦头,阿尔弗雷德的动作明显并不熟稔,而且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因为初次尝试而感到羞怯和畏缩不前,反倒是被这新鲜感给刺激出了横冲直撞来。
“亚瑟,别叫我小混蛋,喊我大英雄的话,我就会温柔些的。”
阿尔弗雷德则是凑到了亚瑟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着。
亚瑟听着差点就笑出声来,但他还是应允了阿尔弗雷德当晚的第二次求/欢。
当时,他的想法是,他就当是好好教化下这个狂妄的小鬼了。
那一脸得意可着实是让亚瑟极度不爽。
但那家伙被揶揄后的表情却有趣得很,那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金毛,但悲伤,愤怒这些负面的情绪永远不会在他脸上出现太久,很快,他就能咧起嘴,开启一个新的话题。
不知不觉间,亚瑟已经看过了阿尔弗雷德各种各样的神情,并把它们各自归了类,当时的亚瑟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需也不能再这么做了。


“乔伊,我这下雨了,现在回不去,你就先吃吧,给我留点就行。还有,我很期待哪,你的新菜。”
在零碎地聊了些近况后,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沉稳而柔和。
“你这家伙,倒是还挺体贴的。”
当阿尔弗雷德结束了通话,对着手机做出了轻吻的动作后,亚瑟喝着酒,头也没抬地称赞着。
亚瑟还记得,在他找到了实习的那一天,阿尔弗雷德握起了他的双手,对着他说“亚瑟,咱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吧。”
现在想来,他当时的神情应该被定义为“认真”或是“郑重其事”。
可当时的亚瑟还是觉得,他自己还正在履行着当“教师”的职责。
“别开玩笑了,小鬼。”
“别叫我小鬼,所以,你就是在耍我是吗?”
听了亚瑟的回答,阿尔弗雷德把手握得更加紧了,那张逼近着亚瑟的年轻的脸上此刻满是侵/略/性的逼迫。
作为交往对象的最后一刻,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看到的神情与“沉稳”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后来,亚瑟回想的时候,他记忆中的阿尔弗雷德的神情确实从不像个大人,但其实也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侵/略,反倒想想还挺可爱。
当时,他怎么就没有发觉这一点呢?


“我先走了,亚瑟,再见啦!”
“再见了,阿尔弗雷德。还有,以后出门别忘了带伞,记得自己提醒些自己。”
看着外面的雨停了下来,阿尔弗雷德道了别,离开了酒馆。
亚瑟喝着酒,对着阿尔弗雷德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没有抬头地回答着。
当他喝完了最后一滴酒,跟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道了别后,就走出了酒馆。
当刚刚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的手机接受到了来自莉莉的信息:
“亚蒂,什么时候到啊?晚饭已经好了。”
“现在就回,亲爱的,不用等我。”
迅速敲下这行字,并点击了发送后,亚瑟系好了安全带,在驾驶座上坐定了下来,踩好了油门后,他向着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他想,他等下应该给他的未婚妻一个最好的笑容。


FIN
后记:其实两年前的《Nice to meet you》写的就是这个梗,我想其间区别也许在于,那篇里两人见面后觉得“不如不见”,而这篇则是更多释然吧。总之,读到这里的亲,如果您食用愉快的话,那么我荣幸之至(鞠躬)。

评论

热度(14)

  1. 北郡簌簌者breakfast_111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我的米英